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揭秘中国电影丑陋现象抄袭攒活狡辩洗钱式投

2018-11-30 20:01:22

揭秘中国电影丑陋现象:抄袭攒活狡辩 "洗钱式"投资

神一样的创造比不过神他小姨子般的抄袭

因为抄袭弄出一段佳话,算是抄袭界里的运气和境界比较高的,比如《大鹏的吧的》因为抄袭美国脱口秀节目片头,而被后者恶搞,这可真喜剧啊。一个成熟脱口秀,一个络自制节目,就这么你来我往地互相调侃起来。得益的是观众,大家非常期待他们下一次交锋。

抄袭、山寨都不是意义上丢人的词,但中国电影这么义无反顾乐此不疲地抄袭称得上是了。抄到什么程度算丢人呢?如果按照方舟子老师的说法,一个字的代笔都算无耻,自己一点创意没有,新鲜好看的都是抄来的,我们就说它到了可耻丢人的地步了。

微博上一组中外海报对比,尽管看过很多次了,但还是让人赏心悦目,怎么就抄得那么像呢,是不是美术设计恨不得就把主演抠出来直接安上人家背景上啊?说起来这些还不都是小片,也有投资据说过亿的,在海报上抠下来的几毛钱能干吗呢,这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近一部喜剧片《双城计中计》,本来故事可看,情节也严谨合乎逻辑,腾格尔(微博)扮演的骗子几乎可以入选“华人十大老千”之列,可是没红起来就被友爆出多个桥段抄袭英剧《飞天大盗》。像这种定点完全无缝隙照搬的还真不多见,一般来讲编导会耍点小聪明,改掉个情节转移个注意力什么的,就像郭敬明(微博)抄袭一样,你得改点字句日后好给自己留点狡辩的余地。但《双城计中计》就是凭着一股猛勇闯劲儿来了个致敬式的照搬。

抄袭源于原创力的脆弱,这么多年了我们的院校和影视公司培养出来的编导原创力就像某些豆腐渣工程一样,经不起半点推敲。其实影视剧里抄袭成风,不应该是中国人原创力先天孱弱的表现,它更应该是中国人爱好成功、急于成功、信奉所谓的成功学等等造成的,大家都想成功,却并没有为成功付出真刀真枪的努力。在许多成功人士看来,交际学、厚黑学才是成功的密码,而职业训练、传统熏陶、基本功等等都是浪费时间蠢人才去热衷的。

在中国人信奉的成功学指引下,神一样的创造力基本算个屁,除了用来抄袭以外它们没有任何可取之处。不仅仅电影,企业、商业、学校、足球、学术等等也一样,你刻苦钻研搞不过那些投机取巧的,扎实认真做事的没有耍小聪明懂得搞人际的混得好,所以说创造力是神做的,但比神还牛逼的是他那不做什么也可以在外面吆三喝四的小姨子—她懂得利用神的创造力让自己很风光。

攒活

编导能力差到令人发指

国产烂片如过江之鲫,一方面它们是中国电影发展的奠基石,它们以自己的力量贡献着各种数据的攀升;另一方面烂片只是观众的评语,它所带动的产业和养活的演职人员可不在乎。

烂片在我们这是一件几乎没有底线的事儿,有时候我们能分清这个片子不是真的烂,只是自己不是它的目标观众而已,比如《喜羊羊和灰太狼》,你让一个屌丝去电影院看这个,有点不合时宜,但它是小朋友们的心头肉。我们有大把作品是从头到尾以烂为美,它们是货真价实的垃圾。比如喧嚣热闹的《疯狂的蠢贼》这种,从根上你看不出编剧、导演有一点诚意,他们能在电影资本市场找到投资真是奇迹。

在刚刚不久前颁发的“金扫帚奖”上,凭借在《战国》和《杨门女将》、《无价之宝》中有过人表演的孙红雷(微博)、张柏芝荣获令人失望的男女演员。其实失望是因为希望,这本来也不是让人产生希望的人,只不过是没想到那么糟而已。客观点说,《战国》、《杨门女将》和《无价之宝》都当之无愧于2011年度烂片,主演在“烂”的贡献上并不大,多只能算是随波逐流,它们从立项到投拍、宣传、上映,无不透着一股自我作践的勇气。

像《杨门女将》、《无价之宝》、《大武生》、《东成西就2011》这些天生基础就差的作品,大概从电影立项开始,主创人员就立志做一部真正的烂片出来。我们的编剧、导演就像刚刚脱掉修车工作服就穿上白大褂的医生,你说他能治病吗?可能吧,如果你得的是绝症可以找他试试,如果你仅仅是想瞧瞧小病还期盼有朝一日能痊愈的话,还是慎入吧。他们的能力之差,简直像影视艺术的门外汉,甚至票友都算不上。从娱乐和新意角度上来说,我不觉得筷子兄弟(微博)的《老男孩》、《父亲》比刚刚提过的几个片子差,尽管它们的主创都是业余,只是花了很少的钱也不占用公共资源,且不要钱地让你观赏只需留下一个流量纪录,相比起来那些动用上千万资金拍出的《无价之宝》是不是太令人发指了?

狡辩

搞宣传的永远不会承认失败

我们常常喜欢将生活中的简单场景变成辩论舞台,将狡辩看成是雄辩,一边丢人还一边口口声声吸引眼球。这是一种不自知的羞耻。

拿电影宣传来说,这些年有过的段子足以写一本《中国电影宣传史》,里面的章节可以当做郭德纲(微博)老师的素材。黑水事件数度上演,戏码未变,主角换了,只是戏份不是越来越精,而是越来越烂大街。当电影质量无法承担起正常的宣传时,真是难为我们的电影宣传了,再能耐的娘们儿也难为无米之炊啊。水军就像东莞厂房里的廉价劳动力,数量大、成本低,自从有了络中国电影还真解决了一部分就业问题。《疯狂的蠢贼》将本片成功攻略制定在“戏仿”,从内容到片名,再到后期宣传处处针对宁浩(微博)的《疯狂的石头》。只是这么多年观众也学精了,不是你说你像谁我都会信,你还说自己是中国的斯皮尔伯格呢,那你拍个《阿甘正传》

试试啊。“蠢贼”的片名一语成谶,错乱的攻略制定导致该片大败票房市场,可笑的是竟有水军出来疯狂咬住宁浩,挤压同类影片还是个阴谋,这太可笑了,“蠢贼”还需挤压吗?

很多观众已经学会原谅拍《白蛇传说》的杨子(微博),或许他是因为真爱,爱女人、爱电影艺术都行,反正他投入的是自己的钱,人们敬重的还包括他那越被骂越来劲儿的真汉子精神。但你知道电影市场不全是杨子,还有缩小了无数倍的“小杨子”,他们连《白蛇传说》的和去威尼斯的机票都买不起,也敢出来忽悠观众,然后在投资人面前狡辩自己是以小搏大,在观众面前又狡辩有不明黑势力绞杀……这股子狡辩的力量你倒是放在编剧上啊,甚至就干脆自编自演“那一年,我们玩过的把戏”也算诚意之作啊。

除了将狡辩对准莫须有的环节上,还有不少电影人将拍不出佳作的原因归结到电影局或者审查制度上。这个原因当然存在,它也称得上是制约中国电影向上攀爬的一股力量,但它不是的。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不尽如人意的环境多的是,但不是这种环境下就无法诞生出有说服力的作品。每年的奥斯卡外语片或者戛纳威尼斯柏林等奖项,你翻一下目录就知道有多少是来自于同样受审查制度制约的国家和地区的作品。其中不乏卓越的如去年的伊朗电影《纳德和西敏:一次别离》,用脚趾头想一下就知道在伊朗不会有比我们更宽松的环境。这种既表达了宗教又刻画了现实的影片,不足以堵住那些狡辩是刻板的电影环境致使他们拍出狗屎般烂片的人的嘴巴,他们仍然会不认输,并没有做改行的打算,他们会像饿狗寻找下一餐一样,边嗅边寻找下一次拍片赚钱的机会。

洗钱式投资

名利场真的有名利吗?

白静被杀,其夫自杀,这是娱乐中为数不多可以进入到社会中的一条,它不是重磅炸弹,但却在有些人那里如同敲响警钟。比如有人说,做小三需谨慎(贪婪是跟生命说拜拜),也有人说,找小三需谨慎(得到一具肉体但你什么都没了)。

凡事到了演艺圈,立刻被数倍放大,投入和产值以及效应可能都是几何数字的增长。拿找小三来说,你要是找个女大学生,花费几何,房子车子都是有形的,但你要是不开眼找了个女明星呢,甭管这女明星是几线的,你的花费就得平方的平方往上蹿。房子车子是物质的,好满足,女明星可是艺术工作者,人还要精神上的呢,比如让我进剧组吧,拍部大片吧,找明星男主角和大腕导演好莱坞以至于能衬托出我的美啊……你以为大制作就到头了,远没有,还要去威尼斯柏林拍照发微博来一句“我来了”呢,那是国际腕儿云集,此生没有此经历算什么演过电影。

所以,你看到世上那么多投资如打水漂般的电影作品问世,它们攻不破精明的院线市场,但能在一轮又一轮的宣传聚光灯下找到了自信。媒体不来吧,我给你十倍车马费,收买个影评人还不容易,你写篇影评稿费千字三百,我还是十倍给你,你好意思再骂吗?

从超长悍马上下来摇身一变成为影视和投资人的杨子,是国内着名的大哥,混在他手下的兄弟姐妹不多,但足够撑场面,你也不知道他打的那些水漂都是否听到过动静,你更不知道在这场名利场上的一次次招摇中他们是否真的得到了名利。

不是鬼片但胜似鬼片的《特殊身份》,从例牌的众星捧“景”到炒了主演的鱿鱼,宣传是从杀青前就开始运作了,可这负面加惯例肯定不会换来票房的回报。我们要相信,世上总有一种投资人,不是以票房或者奖项为目的投拍电影,所谓第三条路也不难理解,比如真爱啊什么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也能使镜头上中下左中右地轮番展现你的美。如果有一天当事人出自传,或者有人把这种一掷千金为红颜拍大片之事写进电影史,这将是一个多么煽情的故事啊。

本刊总结

烂片可以充盈市场,但永不可能主导这个世界

眼下正是中国电影的繁荣期,从院线创造的一项项票房纪录就能看出来,但繁荣不代表昌盛,真正有品质许多年之后我们还会记起的影片,在这个年过百亿的巨大票房繁荣里可能只是零星可数。一边是电影院门口趋之若鹜,高票价观众依然踊跃,一边是论坛、微博上“烂片”作为关键词频繁出现,这到底是繁荣骗了我们,还是烂片真的成了无法躲避的怪物和中国电影的魔咒。电影之耻的石柱上刻着你们的名字,就冲这一点,请少拍烂片吧。烂片可以充盈在这个日渐繁荣的市场,但它不可能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导。应该相信向善、相信诚实、相信天赋、相信努力,拍电影跟做人一样,通常是没有捷径的。

光伏自动重合闸
股票配资
英语翻译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