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杂谈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2019-11-09 19:24:52 来源: 鸡西信息港

水皮杂谈: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元旦伊始,无穷的尴尬就围绕在我们的身边。

首先是袭击全球的这场严寒。好像我们刚刚在哥本哈根一本正经地开完全球气候会议,刚刚达成了把全球气候控制温度设定在2度,刚刚要在全球大张旗鼓地搞低碳运动,但是,五十年不遇的严寒来了。北京室外白天的温度也就是零下九度,温度要达到零下十七八度,元旦的那场暴雪整整一周也没有看到自然融化的情景。

当然,冰冻的不仅是自然界的气温,被冻的还有投资者的做多热情,元月4日开盘不但没有迎来期盼中的开门红,而且还出现了持续的下跌,连开周红的可能性也没有。开门绿的兆头是不吉利的,让人尴尬的是这种情景发生在2010年个利好公布之后,管理层维护市场平稳的心态表达得是如此的清晰,但是市场的反应却是冷漠,以致于导致水皮遭遇同样的尴尬,元旦期间中央台的让水皮预期开门红的概率,水皮的回答非常,认为开门红没有悬念,不确定的只是涨多涨少,事实上任何东西一,离错误就不远。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在绝大多数机构都一致看好2010年的时候,2010年却迎来的是如此糟糕的开局呢?难道真的是相反理论在起作用,大多数机构的判断是错误的,不但连4000点不可能看到,即便眼前的3000点都成了问题?难道3000点股指的泡沫已经生成,比屡创历史新高的房价、金价和接近历史高点的有色金属期货价格以及相当于指数6000点的油价的泡沫还要大?

股市的泡沫实在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真实的情景和大家的想象相差甚远,和经济的发展比,不但赶不上GDP的膨胀,甚至连CPI都不如。比如,目前的上证指数和2000年的上证指数相比,涨幅不到50%,但是过去10年,中国的GDP每年平均在10%左右,10年就翻一倍;再比如,目前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只有1200点不到,而2000年初还在1500点附近,美股的总市值和10年前比居然减少了2.5万亿美元,而人类恰恰是在这10年进入了互联时代!

看好2010年的理由可以有很多,比如宽松的货币环境,比如通货膨胀的预期,比如经济恢复增长带来的上市公司业绩增长,日本的学者甚至认为2009年全球出现的行情是“延期偿付行情”或者是救市行情。这种行情在2010年会向“泡沫行情”转化,而对于中国而言,因为有股指期货的推出,行情的产生更有想象力,更有可能产生泡沫行情。

但是,我们面前的尴尬在于,一方面大盘的指数只在3000点附近徘徊,谈不上什么泡沫;另一方面,打着市场化发行的旗号,中小板也好,创业板也好,甚至主板的大盘股也好,市盈率越发越高,形成的局部泡沫已经非常骇人,大盘股已经开始频频跌破发行价,创业板的平均发行市盈率从批的平均56倍已经到现在的66倍,多123倍,平均88.5倍,伴随着高市盈率发行的是没有任何约束的超募圈钱,创业板的平均超募是一倍,多的接近4倍,如此轻易的超募还要发审委审核干什么?超募的危害后果是严重的,必然导致“祸国殃民”,浪费社会资源是其一,导致股民被套是其二,葬送上市公司是其三。

新年伊始,深交所正式公告禁止创业板超募资金委托理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这是事后能追究的事吗?资金已经被人拿走又没项目可投,难道闲置?为什么不在事先规范,是不能为还是不作为?IPO的管理失控同样表现在大跃进式的上市节奏上,从2009年6月底桂林三金上市以来,短短半年时间,上市的已经达到117家,中国经济成为全球的IPO市场场,融资1856亿,平均每月20多家,每个交易日都有新股上市,进入2010年1月份已经确定的就达21家,这不是竭泽而渔又是什么?如果尚福林主席所言的新股发行改革再不落实的话,又怎么让投资者重树对管理层的信心?

过去是二级市场带动一级市场,现在是一级市场的泡沫远大于二级市场,反过来封杀的是市场的空间,这种自杀性泡沫不是投资者制造的,某种程度上是管理层吹大的。

尴尬都是自找的。

孕育营养
中药养生
通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