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皇 第七百零九章 诡异的世界

2020-02-15 19:25:26 来源: 鸡西信息港

圣皇 第七百零九章 诡异的世界

混沌意志加身,叶辰的气息变得霸绝而凌厉。

“我相信只要今生敌,便可轰碎一切。若是真的走上那么一条路,前路被阻断,我就以自己的拳头生生轰出一条光明大道,为自己为所有人开辟一条不朽的道路!”

叶辰自语,心有敌意志

,使得他散发出一股边的霸气与信心。

光门如同水纹一般流转,其上的画面渐渐模糊,然后消失不见。

叶辰迈步踏了进去,顿时数恐怖到让人颤栗的气息笼罩天地。

叶辰身躯一晃,整颗心都提了起來。

他放眼望去,这是一个巨大的小世界,一条条巨大的山脉横亘在大地上,山峰高耸入云。

叶辰凌空而立,细数之下竟然有九十九条大山脉,每条大山脉之上都有一座高挺拔的山峰,耸立在云端,云雾缭绕。有声声铁链挣动的声音透过遥远的虚空传來,铮铮而响。

“哗啦啦,铮铮!”

“吼!”

铁链挣动,伴随着一声怒吼,震得天地都在摇颤。叶辰双耳发鸣,耳中都溢出了血迹。

绝世强大的气息铺天盖地,但是却沒有杀伐之力传递到叶辰的身边。

并非真的沒有杀伐之力充斥在这片世界,叶辰清晰地看到了伴随刚才的那一声怒吼,一条条道痕浮现,有穷的杀力蕴含其中。

只是,那道痕刚一浮现,虚空就显化出一缕缕仙痕,在瞬息之间将其崩灭,所有的杀伐之力顿消。

叶辰开法眼,望向这片世界,只是这片世界太大了,他法看清楚貌。

九十九条山脉如同巨龙一般盘绕在大地上,还有九十九座耸立云端的山峰。

刚才那一声巨吼与铁链挣动的声音就是从距离叶辰近的那条山脉的高山峰上传递而來的。

山脉如巨龙盘绕,山峰沒入云端,云雾缭绕,其中有道在流动,使得叶辰的法眼根本就法望穿云雾,窥视山峰之上的场景。

“那山峰之上到底有什么?铁链挣动,怒吼声。难道是有被困在上面不成!”

叶辰心中自语,脸色大变。他从未见过真正活着的。就算是绝代圣皇他也只是见到其留下的虚影而已,在长生路的石门外也只见到诛仙王的尸体。真正活着的有多恐怖?

很,叶辰就摇头,他觉得刚才的想法太不可思议了。可以被人杀死,很难被人镇压,尤其是在这长生殿之中。

长生殿存在于世到底有多久了?诸天万界多少万年沒有出现了?就算是当初有人镇压,那被镇压者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吧?

叶辰心中迷雾重重,他迈开脚步,向着那条大山脉靠近。

一路而过,他所见到的大地都是赤红色的,像是曾经被尽的鲜血所浸染,而今都散发出一股惨烈与血腥的味道。

大地上时而能见到一条条巨大的裂缝,如同宇宙深渊一般,看不到底部。在裂缝的地表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个大道符文在流动闪烁。

叶辰对阵法通晓,学会了六道轮回皇极道阵,对于地表浮现的大道符文,他心中很是吃惊。

“好像是皇极道力,看來这个小世界被人布下了皇极道阵以守护这片世界中的一切,而且不止一种皇极道力,是多种!”

叶辰震撼,多个布下的皇极道阵守护这方小世界,但是大地上还是有许多的大裂缝,一些小山峰残破不堪,歪歪斜斜,似乎随时都会倒塌下來。

“这片小世界中曾经发生过怎样的战斗!难道是那仙痕的主人在此大战过吗?”

叶辰心中掀起滔天骇浪,他觉得自己要是登上前方的那条山脉,达到高的那座主峰,肯定会见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由于这片天地之中隐藏有仙痕之力,可以消磨所有杀伐,叶辰也就惧,他从空中降落下去。

踏在这片大地上,叶辰觉得浑身都冰寒,一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來,那惨烈的气息直袭心间。

一条巨大的裂缝,如同宇宙鸿沟一般出现在叶辰的面前,在裂缝的某一边崖壁上晶莹的光芒闪烁,吸引了叶辰的目光。

“那是”

叶辰速飞到那面崖壁边,走近了一看,瞳孔一缩。这是一块骨头,应该是手臂骨。不知道多少的岁月过去了,这根臂骨依旧晶莹如玉,闪烁光泽。

从那臂骨之上,叶辰感受到了一种圣者王威。他的体内有浓烈的仙性,这种感觉不会有错。

“圣王臂骨,是圣王臂骨!”

叶辰惊呼,这可是宝贝,他身上还有上代苍天战血天风的头颅,而今又在这里见到了一根圣王的臂骨。

这些都是宝贝,圣王的骨骼都可用來炼器,也可以作为雕刻大阵的材料。

叶辰探出一缕元神小心感应,发现这臂骨中只有圣性,沒有丝毫杀伐,想必早已被仙痕消磨了。毕竟的杀伐都要被仙痕镇压,不要说区区圣王了。

叶辰探手而出,将那根圣王的臂骨隔空吸入手中,直接就置于命海世界中。

他沿着大裂缝不断搜索,想要看看还有沒有其他的圣王骨骸。

前方一道璀璨的光从狭缝中透射出來,叶辰大步走过去,在狭缝中看到了一块晶莹的头盖骨。

这块头盖骨中的圣性加的浓烈,使得叶辰心一喜。

“好东西,将來等我的实力达到一定的程度,这些都可以用來雕刻六道轮回阵,其中有圣性,可以发挥出恐怖的威力來!”

叶辰自语,进入长生殿真是好处太多了。先得到了完整的神武化身术,将化身修炼到接近完美的程度,而今又得到两块圣王的骨骸,这些每一种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叶辰一路搜索,只是他沒有再看到其他的圣王骨骸了。

他飞离了此地,向着距离近的那条山脉而去。大地上赤地疆,寸草不生。但是当叶辰靠近那山脉时,却看到山脉上植被茂盛。不过那些植被都呈现出暗红色,像是汲取血液而生长。

叶辰站立在山脉之下良久,山脉的表层都是暗红色的草木,泥土也是暗红色的,时不时的有血浆从泥土中渗出,然后被草木所吸收。这一幕比诡异,让人有种浑身发寒的感觉。

虽然诡异,但是杀伐之力被隐藏在虚空各处的仙痕所压制,叶辰沒有什么可担忧的,直接就迈入山脉之中,然后向着山脉上挺拔的山峰走去。

叶辰所路过的途中,那些古树不断流血,仿佛不是树木而是被割裂的血肉之躯。

看着那些鲜血不断溢出的大树,叶辰只觉得浑身都有种发毛的感觉。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祭出镇妖壶,将雅妃娜与沃斯召唤而出。

其实叶辰也只是试试而已,却不想雅妃娜与沃斯真的被召唤出來了。

“主人!”

雅妃娜与沃斯双双拜见叶辰。

“不必多礼。”

叶辰摆了摆手,此时他心中有着很怪异的感觉。按理说在这长生殿的小世界中是法召唤雅妃娜与沃斯的。

进入长生殿是机缘,而且需要古血体质,非但如此还要经历考验方才有资格入内。

雅妃娜与沃斯并未经历考验,他们在镇妖壶内,而今被叶辰召唤出來,几乎是相当于作弊。

从仙桥接引开始,叶辰就知道长生殿中有一个存在在主导,就算不是真正的上存在,那至少也是其一缕神念,难道还法洞悉自己身上的镇妖壶么?

“主人,我们这是在哪里?”

雅妃娜问道,与叶辰接触得多了,而今她沒有以往那么拘束了。

“长生殿内的小世界中,你应该听说过长生殿吧。”

叶辰说道。

雅妃娜一震,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之色,而沃斯则一脸茫然,显然他并不知道长生殿的传说。

“长生殿!传说中长生路上大的驿站,只要过了长生殿就可见到红尘海,踏上不朽仙桥直达彼岸,轰碎后一道关就可以进入那永恒天域!”

雅妃娜声音在发颤,她作为幽冥天地九冥皇朝的公主,这些传闻当然听他的父亲九冥君主说过。而今立身在长生殿中,让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

“本來进入长生殿需要经历‘登天路’的考验,我只是试试能否将你们召唤出來,想不到真的做到了!”

叶辰说道。

此时沃斯也震惊,从雅妃娜的口中得知了长生殿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能不吃惊么?

长生路,自古以來多少都法顺利走到终点。许多晚年血气枯败,不复状态,只身闯长生路都喋血在这条路上。而今竟然來到长生殿之中,太过惊人了。

“走吧,既然我能召唤你们,说明冥冥中你们也有大机缘。这片小世界虽然诡异,但是有仙痕相护,并危险。我们到这条山脉的主峰上去一探,看看其上究竟有着什么。”

他们向着主峰而去,一路上所见的树木都在流血,穷尽,诡异而森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