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的疯狂时代

2019-06-25 05:35:19 来源: 鸡西信息港

阮晴紧紧抱着陶远不撒手,这是她阮晴这一世如此动心的男人,她不想撒手,不想,只要能让她得到陶远,她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陶远,你不要离开我,不要,她陌陌有多爱你,我阮晴也会多爱你!她陌陌能做到的,我阮晴同样能做到!”爱情就是这样,你爱的人他未必爱你,你不爱的人他会舍命的爱你,而两两相爱的人又通常困难重重,在爱情的路上百转千回!陶远把阮晴的手掰开。“阮晴,你冷静一下好吗?我说过了,我们只能做朋友,你要这样我们朋友都没得做了!”阮晴眼角挂着泪,满眼忧伤地看着陶远。“阮晴,对不起,我说过了,我只爱陌陌!”阮晴擦擦泪,快的速度跑上了车,发动着车,一踩油门无影踪了。陶远看着阮晴疾驰远去的车,心里五味杂陈。陌陌和景月此时早已经躺下了。两个人无法入睡,陌陌给景月讲着近发生的事情,挂着泪滴讲魏子和李念的苦恋和遗憾,讲朱莉和殷超然的事情,景月为感兴趣的莫过于朱莉的事情了。只不过景月觉得此时有些对不住陌陌对她的信任,上次自己就利用了她的信任,让石晓月把殷超然设置的方案拿到手,自己经过润色,已经让秘书拿去注册了,下周,就要和朱莉见分晓了,朱莉你不要怪我!殷超然你也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爱错了人,爱上了朱莉!景月这么多年来对朱莉的痛恨一点也没消逝过,她把对那个抛弃她们母女的男人的恨都转嫁到了朱莉身上,朱莉今天拥有的一切,本该就是自己所拥有的!景月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景月,你睡了吗?怎么一句话也不说?”陌陌问旁边一声不吭的景月,灯灭了,她看不清景月是醒着的,还是已经睡着了。“没,我听你讲你身边多有朋友的事情呢!那个魏子和李念真是太悲催了!真让人心痛!”“是啊!魏子一定伤心欲绝了,我看他暂时是缓不过劲儿来了!哎,自顾爱情多烦忧啊,我就在想,活着的人就应该珍惜自己所拥有的,魏子和李念的是事情,让我觉得我和陶远之间不管有多大的磨难,我也不会轻易言弃的,我们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陌陌心里又挂念起陶远来,不知道今天她走了之后,他是否吃饭了?“是啊,能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要轻言放弃!对了,你那朋友朱莉她和殷超然感情怎么样?”“好着呢,前段时间殷超然的前妻突然回来了,可把朱莉给吓坏了,结果她回来也没怎样,就是看了看孩子,然后和殷超然和平离婚了,真是虚惊一场,我们都以为石晓月回来是良心发现要和殷超然再续前缘呢,真是为朱莉捏了一把冷汗!不过还好,他俩终还是在一起了呢!真是皆大欢喜!”陌陌一想到朱莉和殷超然的情感算是尘埃落定了,心情就格外的好。皆大欢喜?朱莉你且再得意几天吧,几天之后我会让你饱尝痛苦,失去爱人,失去一切!景月咬了咬嘴唇恨恨地想。“对了,景月,很少听你提到你的圈子啊,也说说你的事情,我很好奇的!”陌陌干脆用胳膊支住脑袋,她特别想听景月的事情。“我的奋斗史那就是一部血与泪的历史,我都不想提了!”景月对自己的奋斗史不想提起,这么些年来,自己在这一路上的艰辛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她想都不想想起,不要说是提及了,在这其中,男人对自己美色的垂涎,自己对男人的利用,真是难以启齿的伤疤。景月避而不谈,见景月不愿提起,陌又转换了话题。“景月,你有男朋友吗?”“上次不是和你说了,没有?”“你这么,追你的人一定很多,你怎么就没个看上眼的呢?”“我说过了,我景月不相信的就是感情!”景月接着给陌陌讲述了她和陌陌次见面在楼道里劫持她的人的关系。陌陌在黑暗里瞪大眼睛听着。那人叫阿灿,曾经是景月大学时候认识的,那时景月白天上学,晚上在酒吧里卖酒,阿灿那个时候在酒吧里大小算是个人物,要不是他罩着景月,景月早就在那个地方混不下去了。那地方不是正常人呆的地方。后来景月就和他好了几年,他帮了不少忙,可是在那种地方混迹的人,江湖义气有,但是素质不高,劣迹斑斑,景月毕业之后应聘去了她现在的公司,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阿灿后来不走正途,吸毒了,经常勒索她,他老说景月走到今天是他给铺的路,景月不知道他话里还有什么其他意思,他经常问景月要钱,念在和他好过的份儿上,景月对他一忍再忍,总是满足他索要钱财的无理要求,她觉得她那个时候在酒吧的确欠了他不少人情。“难怪,你死活不要我们报警呢!可是他这样做已经严重打扰到你正常的生活了,你不能一味地纵容他!”“我也知道!可是那些人你是知道的,不要命的,我有些害怕!”“他近有威胁过你吗?”“说来也奇怪,好久没来找过我了,我在想,不会是吸毒被警察逮了吧!”景月把自己和阿灿的过往告诉了陌陌,那也是她对陌陌的一份信任。陌陌也开始同情起景月的遭遇来,她能走到今天还真是不容易!“景月你那个时候家境不太好吗?靠自己在酒吧里卖酒度日,你妈妈呢,不管你吗?”其实景月那个时候依然能收到从美国寄来的不菲的赡养费,她知道是他那个生了她又抛弃她的从未谋面的爸寄的,她不要,不要,离了他,她景月照样能活。那是时候妈妈已经改嫁了,家境也不错,于叔叔对自己也很好,但是景月很固执,她不要任何于家的钱,为此她和她妈妈吵过好几次架。妈妈四十岁的时候,也就是自己二十二岁的时候给于家生了一个老来子,妈妈有了自己全新的生活,有了自己的儿子,景月就越发觉得连妈妈也不再爱她了,她故意和妈妈闹,和她关系特别不好,基本上很少见她!景月对妈妈也是充满怨言的,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心理上毕竟有些阴影。两人聊了很久,直至夜深了,才迷迷糊糊地睡着。陶远可就没那么好的睡眠了,刚才又被阮晴那么一鼓捣,本来心里就更填堵的了,又添上了新的烦恼。阮晴看今天的样子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陶远正在考虑眼下自己该怎么和阮晴的爸爸说这个出国名额的事情,不能任由妈妈和阮家这么鼓捣下去了,这样下去,对大家,对阮晴都不好!自己得尽早寻求解决的办法了,免得后患无穷。陶远起身又坐到了客厅,开始喝白开水。热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胃里,陶远觉得身上有些暖和劲儿了。墙上的时钟滴答答地响着,显得夜很静!陌陌不知道今天情绪怎么样了,在景月那里是否得到安抚。陶远觉得陌陌跟着自己真心不容易。偷偷摸摸的和自己同居,不顾一切和自己领证,一切都那么无怨无悔,可自己呢,连一个稳定的家都给不了她。妈妈的无理取闹,阮晴的步步紧逼,陌陌父母的殷切期待,把他弄的喘不过气来。陶远又起身倒了一杯水。想着以前烦恼的时候,他可以和魏子喝口酒,排解郁闷。可是现在魏子人去楼空!他在农场里想必也是度日如年,他和李念的凄惨爱情对他打击太大了,他一定带着对李念极度的思念,舔着伤口过日子。想到这里,陶远有些心痛。陶远起身去了魏子的房间。这里一切照旧,魏子和他高中时代的青涩照片依旧在床头,陶远拿起照片想到了那个青涩岁月,现在已经物是人非。陶远次拿起了魏子书架上那本影集,以前那还是他一点也不想触碰的雷区,那里有他那个时代太多的不好回忆了,特别是和于橙有关的。可是今夜,百无聊赖的陶远拿起了影集,他缓缓地翻着,他看见了那是时期的李念,笑容依旧,可人已经走远。当然他也看到了曾经被自己魂牵梦系的于橙,心情是稍微有点悸动,毕竟那是他的初恋,但是已经没了以前那种刻骨铭心的痛,陶远知道这是因为陌陌,是陌陌把他从半死不活中拯救出来的!陶远突然意识到是不是他那颗心已经不再年轻,人们都说当你要缅怀过去岁月的时候,就证明你已经老却了!今天自己无眠,心乱如麻,却在这里看起了照片,是真的老了吗?陶远合上影集,又环视了一下魏子的房间,重新走出了客厅。时针固执地指向一点半。陶远觉得头脑异常清醒,毫无睡意。但是得强迫自己上床睡觉。陶远进了自己和陌陌的大卧室。陌陌的衣服还散乱地摆在床上,陶远给她收了起来。习惯了每天回家有陌陌的陪伴,今天她不在,陶远心里很空。仰面躺在陌陌的位置上,鼻子里嗅到的尽是陌陌身上暖暖的味道,陶远嗅到这种味道,觉得心里安然了很多,在这种暖暖的感觉中,渐入睡眠。</p>

好的白癜风治疗方法
晋中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天津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