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之深渊降临333黑冰之城

2020-01-21 01:49:20 来源: 鸡西信息港

诸天之深渊降临 333.黑冰之城

这曾经是大陆强大的奥拉顿王国的国都,伫立在高山之巅,一面是万丈深渊,号称整块大陆无人可以逾越的天堑。

在奥拉顿王国灭亡之后,索菲亚女皇将其全部推翻,动用超过三万人的劳力,耗费时间五年,在奥拉顿王都的旧址上建立起一座更为宏伟的城市,其中甚至连不少中高级骑士和法师都出了力。

在这座城市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山顶就下起黑色的雪,覆盖周围百里的山脉。工匠们在黑冰上凿出女皇和黑暗之神的雕像,在这个过程中曾有无数人因为寒冷和劳累死去,尸骨掩埋在雕像脚下。

惨烈的付出是有回报的,当“黑冰之城”竣工,全大陆的人们都为这一伟大的奇迹感到震撼和惊叹。

它就像是竖立在大陆之巅的一面旗帜,象征着黑暗之神的无限光辉和女皇的不世功绩。

当卡跟着辛德瑞拉来到这里的时候,太阳刚好从密布的乌云中露出一半,整座黑冰之城在阳光照射下散发出绚烂的光芒,远远看去,宛如一块巨大的黑色水晶。

黑雪山山脚下是一片繁华的城市,只有一条路直通山顶,辛德瑞拉告诉卡,整座黑冰之城,除了女皇的奴仆和侍卫,就只有索菲亚一个人居住。

卡忍不住感叹,没想到一百二十三年的时间,竟然能将当初那个躲在森林木屋底下哭泣的少女变成一个高傲冷酷、残忍暴戾的冰雪女皇。

“我带主人从捷径上去..”

辛德瑞拉说了一句,然后带着卡来到冰雪山脉的另外一边,悬崖的底部,这儿距离山顶高逾万丈,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爬得上去。

“索菲亚在山腹里修了直通山顶的阶梯,不知过了那么久还能用吗?”

辛德瑞拉正睁大眼睛寻找被黑雪掩埋的山洞,忽然发出一声惊叫,柔软的腰肢已经被一只大手紧紧搂住,整个人离开地面飞了起来。

“用不着这么麻烦..”

卡在辛德瑞拉的耳边低笑一声,背后挣脱出无比宽大的狰狞蝠翼,左右翼展超过二十米,就像是将一对龙翼插在普通人身上。

卡轻轻拍动翅膀,抱紧辛德瑞拉飞快向黑冰覆盖的山顶冲去,空旷山谷间凛冽的寒风吹得他的黑袍猎猎作响。

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越过万丈冰崖,两人轻巧落在山顶,黑冰堆砌的城墙就在面前,更远处是两座无比巨大的雕像,一座是头戴王冠手持权杖的索菲亚,另外一座则是卡自己。

此时的太阳已经被浓密的乌云彻底掩盖,黑色的雪飘零下来,黑冰之城黯淡下去,在昏暗的天空下,显得冰冷而寂寥。

卡伸手接住一片菱形的雪花,晶莹剔透,像黑色的水晶一样,他感受到属于索菲亚的熟悉气息。

这时候脑海中的主仆印记才稍稍清晰一些,他眼前掠过一个高居在冰冷王座上的长裙女人身影,看不清面目。

卡踩着看不见的阶梯在虚空中一步步向上前行,辛德瑞拉像个俏皮的小女孩,提起裙摆,跟在卡身后蹦跳着,脸上洋溢着欣喜愉悦的神色。

“一直都忘了问你,为什么我感应不到留在你们三人体内的印记?”

卡沿着无形阶梯走上黑冰城池,淡漠地向辛德瑞拉问道。

辛德瑞拉口中发出一阵咯咯的娇笑,踩着水晶鞋飞快走了两步,赶到卡之前去,面对着他,伸出自己白皙的手臂。

“因为这个..”

辛德瑞拉像个迫不及待想用新玩具讨好自己主人的孩子,一抹灰光在她手心绽放出来。

天空中飘下的雪花落在灰光之上,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

卡眼神微颤,雪花并不是消失,而是彻底“融化”了。

它走完了自己的一生,从水,到冰,再到气。

灰光加快这一进程,让它直接变成了气。

听上去似乎很简单,只是将冰雪融化而已,但其实,这其中所蕴含的力量本质连卡都要感到震颤。

“这是..”卡停下脚步,喃喃道:“命运的力量。”

就跟伊莎贝拉所使用的一样,只不过,辛德瑞拉掌握的更为自如。

“我是在主人走之后才发现的..”

辛德瑞拉看着手心的灰光,把玩着,眼中异彩流转。那些消失在灰光中的雪花,又无端的重新出现,轻飘飘地逆着所有同伴,向天空上飘去。

灰光再一次逆转了它的命运,很奇异的一幕。

“我发现自己可以让一个老人重新焕发青春,让一个小孩瞬间皱纹密布,让种子发芽,让发芽的种子重新缩回去..这跟生命魔法一点关系都没有,很久之后我才掌握它,很神奇不是吗?主人..”

辛德瑞拉笑得很开心,卡的眼神却一点点冰冷下来,他动了杀心,他不想看到手下有什么东西脱离自己掌控,辛德瑞拉也不行,那会让他很不舒服。

辛德瑞拉敏锐地感觉到卡的情绪,她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收起灰光,立刻跪倒在卡面前,颤抖道:“..但是这力量并不强大,我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感觉不到它的增长了,我发誓,它对主人您完全没有任何威胁..掩盖印记的原因,完全是怕被光明教廷的那个混蛋找到我们的位置..”

卡面无表情,很久才淡淡地说道:“起来吧。”

待那袭黑色长袍走出去很远,辛德瑞拉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她这才意识到一点,或许是时间过去太久,她几乎都快忘了自己在这位面前的身份。

她只不过是个奴仆和玩物而已。

空旷冰冷的大殿之中,昏暗无光,金制的烛台上蒙着厚厚的灰尘和冰霜,像是很久之前就熄灭了,再也没有燃起过。

大殿中心是一尊庞大华美的黑色王座,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有满地破碎的闪亮的镜子,密密麻麻,铺满了地板上每一寸地方。

“啪”的一声脆响,又有一面漂亮的镜子被人狠狠摔在地上碎成无数块。

黑色王座上站起一个高挑尊贵的身影,她举起双手,口中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咒骂:“啊!!该死的,该死的光明教宗,渣滓、蛆虫..我迟早要将你活剐成一万片,拿去喂我的狗!!”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朱桂莲
北京首大医院咨询电话
安顺哪里有治疗癫痫
衡水治疗阴道炎方法
重庆治疗龟头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