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自远方来 第五十九章 “和解”(上)

2020-02-15 19:11:52 来源: 鸡西信息港

巫师自远方来 第五十九章 “和解”(上)

作为御前内阁的成员和皇帝陛下的巫师顾问,艾尔伯德·塔罗大师的低调程度简直超乎想象。

如果不是路斯恩都已经把剑架在车夫的脖子上,伦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破败不堪的街道,犹如疯人院似的地方,居然是皇家巫师顾问的住所。

空无一人的街道,幽冷冷的风声,破败的房屋,“疯人院”似的宅院……灰瞳少年寒毛直立,忍不住攥紧了腰间的剑柄。

圣十字在上,这该不会是墓地吧?

黑发巫师叹了口气,走上前去轻轻敲了敲已经满是锈蚀和腐坏的大门,冷冰冰的回声飘荡在街道中。

“要不…还是让我去问吧?”灰瞳少年微微蹙眉,诡异的气氛,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只是您的护卫,他不会拿我怎么样的,就算……”

“别说了。”

伦朝身后挥挥手打断他,叹口气微微侧目:“我们是朋友,所以我就不跟你絮叨‘这是我的的职责’,‘你的使命不在这里’巴拉巴拉巴拉……全是废话。”

“路斯恩,保护好艾萨克还有艾因他们,还有瑟兰·科沃和那位莉娜小姐;夏暮庭院是皇家行宫,但…我真的信不过那些狂信徒们。”

灰瞳少年微微颔首,没有多说什么,郑重的转身离去。

“吱嘎~~~”

刺耳的门轴声打开了老旧的大门,门后站着一位上了年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人,颤巍巍的向黑发巫师伸出右手:

“艾…尔伯德老爷已经等您很久了,伦·都灵子爵,这边请。”

枯槁似的手臂,沙哑到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让黑发巫师毛骨悚然,只是点点头跟着老人走进了房子。

虽然外表看起来相当破旧,但宅院内的摆设却相当有格调……几乎所有的墙壁都被改造成了书橱,空气中散发着好闻的油墨和羊皮纸的香味。

在走进了大厅的一瞬间,伦终于明白过来自己会毛骨悚然的原因了…并不是因为本能的恐惧,而是这座房子……

冷的见鬼了!

明明初春都已经过去,外面是曜日高照的艳阳天,整个大厅居然暗的像傍晚一样,空气已经冷到能看见冰雾的程度……

“万分抱歉,这座宅院的采光不太好,要不要替您把窗帘拉开?”

“呃…不用麻烦了,这样就挺好。”

“老爷还在楼上,下来得等一会儿,还请您稍等片刻。”颤巍巍的老人招呼着让黑发巫师坐下,手里还端着一个银盘:

“这是…刚泡好的薄荷茶,要来一杯吗?”

“谢谢。”强挤出一丝微笑的伦从老人手中接过茶杯,小小抿了一口……

笑容立刻僵住了。

冷的。

面无表情的伦没来由的一哆嗦,忙不迭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

老人依旧站在那儿,披散的银发和胡须下看不见他的表情:“不合…您的口味吗?”

“不,没有没有!”伦赶紧笑着摇摇头。

“那就好,您是老爷的贵客,招待不周可不行。”颤巍巍的老人声音沙哑到都无法听出他是否在用声带发音的地步,一步一颤的离开大厅:

“那…我现在就去请老爷出来。”

“麻烦了。”嘴角挂着淡然的微笑,表情玩味的黑发巫师凝视着老人的背影,直至他走进阴影之中。

空气很安静,黯淡无光的大厅中飘散着肉眼可见的雾气,杯中的薄荷茶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有何感想?”一个带着些许打趣,却又无比稚嫩的清音在伦脑海中响起。

片刻的祥和,漆黑的瞳孔在大厅内掠过。

“不愧是御前巫师顾问,之前只将他当成是个和善的老人真是太贬低他了。”沉思的伦微微闭上双眼,低沉的声音若有若无的回应道:

“强烈到足以扭曲现实的虚空残余…不,也许是他故意将这个空间改变成这样的。”

“出于某种…我们还不知道的原因。”

“唉…那样的话,亲爱的伦不就有危险了吗?”稚嫩的声音惊呼一声,突然变得很是兴奋:“怎么样,需不需要一点小小的‘援助’呢

?就像我们次见面时那样……”

“你有完没完?”

“啊……真是个冷酷的家伙啊,和当初次见面,那个光是看到人家就会震惊到说不出话的少年完全不是一个人了呢。”阿斯瑞尔扁扁嘴:“就连反驳人家的口吻也变得那么顺理成章,自然到连一点点的违和感都不听不出来了!”

“亲爱的伦…为什么你会那么熟练啊!”

犹豫了片刻,伦决定继续无视他。

“伦·都灵阁下,让您久等了。”

和善而苍老的声音从阴影中传来,还有一个步履蹒跚面带愧疚的老人。

黑发巫师微微蹙眉,目光逐渐变得凝重了许多。

漫长的沉默,直至老人坐下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您今天特地到访…是为了兴师问罪的吧?”

还是艾尔伯德先打破了这份沉默,低声叹息着:“格雷·萨尔去找您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所预料了,没想到……”

“您不是有所预料,而是非常确定我一定会来。”伦一句废话也不愿意多说,冷冷的开口直奔主题:

“皇家巫师学院的…院长阁下!”

“伦阁下,我……”

“您从我们抵达帝都开始就一直在谋划…没错,就从我们和格雷·萨尔的‘巧遇’开始……”

“从那之后,不论是瑟兰·科沃跑到夏暮庭院找我们求助,说服维克托·修斯让他允许我查案…到处都是您的身影。”

“……”

“我需要一个答案,艾尔伯德·塔罗大师,我需要一个答案。”

艾尔伯德失语了片刻,终于开口了:

“您比我想象的更厉害,伦·都灵阁下…也许当初我应该更信任你一些的。”

“但现在您已经向圣十字教会投降了…堂堂御前巫师顾问,在学院导师被害,帝都巫师朝不保夕的时候选择了‘和解’…真令人出乎意料。”伦不无讽刺的开口道:

“您知不知道,一旦吕萨克大师真的被处以极刑……”

“吕萨克·科沃已经是必死无疑,他必须为当年的事情赎罪……”

“我们还有机会——前提是您没有背叛我们!”伦粗暴的打断了他,声音中已流露出一丝焦躁。

糟透了,真是糟透了……

从维姆帕尔学院开始,他还真的没有经历过这种局面。

明明已经胜券在握,成功近在眼前的时候…身边的优势却一点点的变成了劣势,直至让自己彻底孤立无援。

真是好手段。

“我只问一次,艾尔伯德大师…圣十字教会究竟拿出了什么条件,或者什么方式威胁您,让您决定放弃吕萨克大师,选择跟他们和解的?!”

又是漫长的沉默。

“一个我不可能…不,是所有的巫师都无法拒绝的条件。”艾尔伯德摇摇头:“伦·都灵阁下,您也是一名巫师,您对巫师和教会的关系怎么看?”

“势同水火。”黑发巫师微微蹙眉:“怎么了?”

“势同水火…真是绝妙的比喻,非常恰当——自埃博登建城之后,巫师和教会的关系就从未缓和过。”

艾尔伯德抬起头,平静的目光中隐隐有一丝闪烁:“那如果我告诉您,教会和巫师有和解的机会,而前提就是我们付出的一点点牺牲呢?”

“您在开玩笑吧,艾尔伯德大师?”

“不,我是很认真的…而且来找我的人也拿出了非常切实可行的计划。”微微吐息,老人郑重其事的开口道:

“和平,已经近在眼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