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闲御神录第1671章传奇

2020-01-20 14:26:42 来源: 鸡西信息港

宁小闲御神录 第1671章 传奇

罢了,这一次醒来,他岂非已经打定主意,要将这些陈年旧事都交代给她?长天轻轻抬起她下颌,望着她的双眼,恳切道:“我不曾为她动过心。”

她紧紧抿唇,并不接话,只等待他的下文。长天和她早就互证心意,她被皇甫铭掳走时,他甚至愿意将命抵给她。可是就算如此,她始终觉出两人之间还有一层淡淡的隔阂。

在这长达半年的休养当中,这感觉越发强烈了。

这层隔阂,就是他的过去,是她无法参与的悠久岁月。或许,她心底隐隐约约早就了然,这层隔阂来自于那个不知姓名却一定存在的女人,就算它薄得像窗纸,也始终存在。

她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尽快将这层窗纸捅破,让这个女人真正自她和长天之间消失!

长天看出她眼中的坚定之意,当下捉着她的小手。她用力一挣,却被他抓得更紧。“想听?”

她樱唇抿得发白,睁大了杏眼瞪他。虽然恼怒,却也自然是想听的。

“那就乖乖地。”

她做了次深呼吸,将胸口的烦闷之意都压了下去,任他抓着手,不再反抗。

她的灵眸都染上了一层水雾,模样十足地委屈。长天心下柔软,只想将她抱在怀里,仔细慰抚,但他知道她需要一次开诚布公的交待,因此也只得搂着她的肩,娓娓道来。

蛮王阴无殇,一生有后代三人。长子阴无灭即是后来率领蛮族,投入了上古大战的末代蛮王;阴无灭出生三百年后,阴无殇才得了另一对双胞胎,哥哥名为阴九幽,妹妹则取名叫做阴九灵。

哥妹俩虽然出生时间只相差了五十息,可是资质、禀赋和命运却是截然不同。阴九幽尚年幼时,阴无殇就异常失望地发现,这个儿子不具备任何修炼天赋,因为身子骨太弱,不能修习蛮人体术;因为先天对煞气几乎无感,他也不能修习巫凶之术。

对蛮族而言,他就是个废物,除了当个言官、史官,他似乎没有任何出路。

可是阴九灵不同。

她简直像是将原属于双胞胎哥哥的气运和资质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

她不满一岁就开启灵智,四岁就识遍蛮语――蛮人散居南赡部洲各地,因此这门语言不知道衍生出多少繁复的变化,一个普通蛮人要勤奋修习三十年,才能勉强读懂高深书籍。

等她年龄再大一点的时候,就展露出了无以伦比的修炼天赋。阴无殇请来五大蛮人首领之一的都伏末为她传道,但这位德高望重的大萨满也在三年后重新来到蛮王面前,声称自己“再无可教”。

这一年,她才九岁。

蛮族从来都是个盛产天才和鬼才的种族,可是等到阴九灵十九岁的时候,族人就已将她视作神女,因为她已经修正了三十多门术法,并在这一年宣告补充和完善了蛮术的两大分支。

要知道蛮人与妖族战斗的时间太长,许多部族的绝技传承因为战火而被打断,能流传下来也多半残缺不全。

而她对蛮术这般卓著贡献,直接导致了接下来的十年里,蛮人在与妖族的大规模战役中,胜率提高了两成!

两成,足以逆转形势;两成,能够挽救多少条人命?

用七窍玲珑来形容她,似乎都太贫瘠。

宁小闲听到这里,终忍不住道:“果然是天纵奇才。那么,你又是怎么遇到她的?”

“他们。”长天忍不住纠正,她在意的果然只有另一个“她”。

从蛮祖发现煞气妙用,并且率领族人反抗天道以来,蛮人和妖族的争斗史就拉开了序幕。但就和这世上所有对头一样,这两大死敌的关系时常又微妙得很,在拼死对抗的漫长岁月里,又时常会出现那么一段时间,双方暂停兵戎相见,居然能够相处甚欢,甚至看起来还有几分眉来眼去、心照不宣的默契。

“一般在大战之后,这两方面各自都要休养生息,也会有一段――”他停下来,斟酌用词,却听宁小闲酸溜溜地替他补充道:“蜜月期!”配合着她面上神色,这话听起来就是醋劲儿冲天。

“……缓和期。”他从未听过“蜜月”这个词,自然不知道其意何指。“甚至有妖怪与蛮人聚落杂居融合,也是相安无事。”

长天少年时游历大陆,就正好赶上了这样的缓和期。也就在这个时候,他遇上了结伴而行的阴九幽兄妹。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的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还是人家小姑娘看上你了?”

他啼笑皆非:“蛮族与现今的仙派不同,有资格离开部族、外出游历的,至少都是好几百岁的人,哪来的‘小姑娘’?怎能像你,是真正的花信年华?”女子二十四岁,被称作“花信之年”。

宁小闲今年正好便是二十四岁。这个年岁,在南赡部洲上也被视作女人一生中美好的年华。

无论蛮人还是妖怪,修为精深者都能保持容颜靓丽不老。阴九灵遇见长天时,外貌虽然美若天仙,但实际上也已修行数百年。从真实年龄来看,她的辈份都可以当宁小闲的曾曾曾曾祖母了。

他这样深情款款地讨好她,普通女子早被他眼眸中的金波给融化了。可惜宁小闲一想到可能有个女人也曾这样与他四目相对,心里那份柔情立刻变作了酸楚。

她将脸一板:“少灌我迷汤。她看上你了,对不对?”他长得这样俊,哪个女人能不动心?哼哼,神女又怎样?神女也是女人吧。

她真是越来越难对付了,他该回答“对”还是“不对”呢?长天苦恼一叹:“我那时年少骄狂,又将全副心思都放在寻仙问道上,对她的示好并无表示。”

她满面鄙视:“你叹气,是不是后悔得很?”

“……不曾。”他马上就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叹气了。

长天也板起脸,正色道:“我和阴九幽兄妹交情甚笃,至少有八百年时光。阴九灵即使对我有意,见我无动于衷,她也是个心高气傲、光明磊落的女子,遂不再表示,平时只当作友人一般相处。”

宁小闲咬唇不语。

长天对阴九灵的评价,居然是“光明磊落”。什么样的女人,能当得起撼天神君这样高的赞誉?

她心里憋闷的火气没有降下,反而越烧越旺了。

“也就是说,你和她从头到尾,都没什么?”

他轻轻“嗯”了一声,郑重道:“我和阴九灵之间,无关男女情|爱,此事天地可证。”

天地可证?宁小闲特地等了半晌,窗外既没闪电也没打雷,更没有刮风下雨。像他这等级数的修为,正经说出口的话都叫做“金口玉言”,可以引动天人感应,那和平民百姓随便发个毒誓的效果是不一样的。他还特地搬老天出来作证,以示心中磊落。宁小闲听了半天墙角都没听到外头天地有异状,当即知道这家伙是没扯谎了。

她心里吊着的那块大石终于缓缓下落,却斜睇着他:“你没亲过她?”

他斩钉截铁道:“没有!”

她想了想,换个角度:“那么,她可曾亲过你?”伸手扯住他俊脸,用力拉到变形,“不单指嘴唇哦!”

他本能地知道这问题至关重要,连半秒犹豫都没有:“不曾!”

她满面疑容:“没对我撒谎?”

他正容道:“自你我相识以来,我可曾对你有一字虚言?”

----------水云有话说--------

本章2500字,为2000字日常更新+为晏宝妈和氏璧打赏加更500字。下一次正常更新在12点前放出。(。)

重庆华肤医院专家
北京北城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贵州有几家癫痫病医院
安庆治疗卵巢炎方法
宜昌看癫痫病价格
本文标签: